《国王:永远的君主》扑街,金恩淑编剧的“鬼扯真香”功哪去了?

2020年4月27刊|总第2124期 从豆瓣9分掉到7.7分,《国王:永远的君主》(以下简称《国王》)花了两集时间 第一集,父亲被叔父杀死,李衮被神秘人救下。拿着意外得到的半截笛子和名为郑太乙的工作名牌,李衮成为大韩民国新一代的王。随即穿越到了平行时空,他一眼锁定了刑警郑太乙。 埋下了复仇梗,又打开了新时空,开篇节奏真还行。 到了第二集呢?装无辜的李衮和暴力卦的郑太乙没激起任何火花。 李衮说,“我是王”,郑太乙说,“你不是”。“是与不是”的嘴仗一直持续到第二集结尾。 毫无进展的二人关系,推进未果的刑事案件,让人昏昏欲睡。 不禁一拍大腿,大喊一声,“金编剧何在?” 这还是那位写出过万人空巷的《太阳的后裔》《继承者们》、韩剧鼻祖《巴黎恋人》的金恩淑吗?这还是那位凭借《孤单又灿烂的神·鬼怪》赚我一波眼泪的金牌编剧吗? 《国王》才不是金恩淑的真实水平。 电闪雷鸣之际,李衮手握万息波笛,身骑白马,打开了平行世界的大门,这是《国王》的故事。 但那也可能是《鬼怪》中拥有不死之身的金侁在悲伤难过。 更可能是《秘密花园》中男女主角灵魂互换的关键时刻…… 电闪雷鸣的场面,见证了金恩淑脑洞大开的神操作,也成就了《秘密花园》中初代霸总与替身女演员,《鬼怪》中鬼怪与鬼怪新娘的神奇恋爱。 这也不禁让人疑惑,同样是鬼扯的奇幻情节,这次金编剧的创作怎么就“不香了”? 鬼扯道具,用一次就得发挥出作用 《鬼怪》中插在金侁胸口的那柄剑,可不能轻易被拔掉。 看过的都知道,原因有三:一是,只有金高银饰演的鬼怪新娘才有资格,旁人就别想了;二是拔剑需要技巧,青天白日的不可能;三是,剑不是想拔就拔的,拔了金侁就死了。 这把剑不仅事关前史,记录下金侁功高盖主被诬陷、被屠门的过往。同时,它还事关未来,指引着男主人公的命运。 金侁原本一心求死,可是爱上了鬼怪新娘,人物内心产生深深的矛盾。拔剑进而获得永远安息是容易的,可他却割舍不下活着的这份牵绊。 事关重大,《鬼怪》的那把剑足足拔了十几集才成功,这是金编剧设置的技术性难题。 此外,鬼扯出来的核心道具,可不能随意使用。这一点金编剧很懂,不然《秘密花园》中男女变身的梗也不会只用了三次。 第一次,高高在上的霸总以自身优越感深深刺痛了灰姑娘的心,两人刚刚萌发的感情走入了死胡同。这时男女灵魂互换的道具发挥作用,使得两人关系发生转机。 身体互换引发的笑料只是表面,深层次的影响是不同阶层的两个人开始理解对方的难处。 一方面,家族联姻巩固社会地位是被迫操作,霸总面对的现实可能更为残酷。另一方面,性格硬朗受伤不知疼痛的平民女孩,心底也有柔软之处。 第二次身体互换,则开始解决外在矛盾,霸总借着灰姑娘的身体和贵族势力正面强攻,颇有自己打倒自己的意思。 最后一次则更绝,吉罗琳承担替身工作时发生意外导致昏迷,情形危急之下,金洙元想出替身去死的方法。带着爱人,驾车驶往雷电交加的雨幕深处,这次的换身颇有些悲壮。 每一次都是山穷水尽时的不得不出手,只要用了核心道具,就得把它的功能发挥到极致。 反观《国王》中的万息波笛,助力李衮进入郑太乙所在的平行世界。到达之后,李衮除了喝了一杯奶茶,骑马邂逅了女主之外,什么也没做。 四集之中,逆贼叔父似乎筹划着惊天计划,但也丝毫和李衮这条支线没有关系。 这不禁让人想象,第四集结尾,李衮策马带郑太乙回到自己的世界,难不成这只是“带你见识一下我的世界”? 也许有人会说,万息波笛的威力还没有真正发挥出来,它可远不只是开启平行世界的钥匙。但这不禁让人反驳,既然已经开启了平行世界,那么李衮作为另外世界的异类,理应发挥更大的作用,引发更多的冲突。 举一个例子来说,郑太乙的同事,也是对郑太乙有好感的男二号,已经在凶案现场发现了王室花纹,而这图案刚好出现在了李衮的马鞍上。难道男二号不应该借此提醒郑太乙,进而引发更多怀疑吗? 然而随着这个细节一闪而过,《国王》故事的褶皱也都被抹平了。 这可配不上万息波笛的千年底蕴啊。 情话得包一层“糖纸”,才吃得下 “被困在方根里的数字,脱离方根的方法,只有两个。那就是拥有平方根,或者是碰上拥有绝对权利的数字零。而你就站在,我所困的方根前。” 这是理科生李衮对文科生郑太乙的表白。单看文字的话,是不是还有几分理科之光?但这句情话,观众并不买账。 想象一下,郑太乙作为一名刑警,抓到了骑马于闹市破坏交通秩序的陌生男子,几番查验他的身份还不能确定。就是这样一个见了没几面的男人说出了以上表白的话,看了之后,是不是分分钟想报警? 哦忘了,郑太乙就是警察呀。 除了情节进展缓慢,观众吃不下《国王》的另一点原因在于情话。 事实上,金编剧的台词功力大家有目共睹,这次招致反感,问题出在了讲述方式上。 直给的情话,不是好糖。生硬的表白,容易变成土味情话。说这话的人没问题,关键在于说这话的情境不对。 诚然,我们理解李衮自父被杀20多年以来,对于神秘人遗留下工牌上名字的期望,当郑太乙三个字变成眼前活生生的人,那种溢于言表的激动。但在这时候说情话就是李衮你的不对了。 郑太乙可能是你的救命恩人,但她不是你的恋人,至少现在不是。而情话是人物情感的有效表达,你和郑太乙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步,讲这种情话真不合适,不符合你帝王的身份。 相反,如果人物关系发展到位了,讲什么样的情话都是加分。 “对我来说这个女人就是金泰希、全道嬿。”单独看,这句《秘密花园》里的台词读起来是不是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矫情? 但要是结合起当时情境,替身演员吉罗琳被导演要求反复重来特级动作搞得遍体鳞伤,众人皆沉默,只有金洙元挺身而出,这句台词反而有一种真诚。 《鬼怪》中也是如此。“因为天气刚刚好,我才说的;因为你一直很耀眼,我才说的;因为所有的初恋都是你,我才说的;在某个天气刚好的日子,你愿意成为这个高丽男人的新娘吗?” 单看台词,求婚时扯天气颇有些琼瑶式的古早味,但要是附加上鬼怪的人生命题,遇到鬼怪新娘,意味着他的生路向他走来,死途也向他走来。这句情话的意义就不同了。 所以,当《国王》还没有感情线的有效进展,李敏镐就向你发出邀请,“一起走吧,去我的世界。”我们只能学玄彬一样捂住耳朵,说,“我不听,我不听。” 【文/文朔朔】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www.kkk3.net  E-Mail:lmsppppp#gmail.com  icp123

观看记录